惠師父簡歷

  大家口中敬愛的「惠師父」,她有著像觀音菩薩的慈悲心腸,雖然具足不可思議的神通定力,但絲毫沒有一點大人物的架子,平易近人的她,不時透著修行人少有的赤子心懷,這是本寺護法信徒對惠師父的印象與感覺。

  或許大修行人,都有著不平凡的童年,惠師父從小即可夢見各式各樣不同觀音菩薩之示現,並且常在夢境當中親承佛炙,得到許多諸佛菩薩心法的教授,這對凡人看似不可思議的境界,對惠師父而言卻是如此的稀鬆平常,而她也就在諸佛菩薩的長期培育下長大,雖說如此,惠師父在年少的成長環境裏,卻沒有讓她有接觸佛教的因緣,所以也在業力現前的過程中步入了婚姻。

  然而佛種深厚的惠師父,依舊可以同時扮演好母職及修行人的雙重角色,在她二十七歲第一次拜讀《金剛經》時,忽見一道白光,射入眉間頂門,剎那當下,惠師父完全心領神會《金剛經》之法旨,雖有如此天賦異稟的際遇,但惠師父從不以此為滿,自此每天「子、午、卯、酉」八小時精進於禪修,終於在三十四歲時,撥雲見日、廓然開朗、契入空性、神通自在。

  然而命運弄人,悲心無量的惠師父卻在三十七歲太歲年間,碰到了生死大劫,就在手術台上幾番折騰後,由菩薩親自救回她的生命,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惠師父於隔年起發心普度眾生、濟世救人,歷經六年後,惠師父三訪祖庭中國浙江省普陀山普濟禪寺朝拜毘盧觀音佛祖,禮拜剎那,恍若千年記憶清晰可見、歷歷在目,猶如遠遊的佛子,重回慈母的懷抱,頓時悲從中來、久久不能自己。

  當下毘盧觀音佛祖從懷中拿起一面寫滿法旨的大金牌,並隨手取了幾樣法寶,像古人用黃鍛布包裹東西一樣包起來,親自放在惠師父的背上,並對她說:「弟子啊!這個法脈及寶物,你先帶回台灣,等因緣到了,你就知道了」,這一年是在西元一九九九年(民國八十八年歲次己卯年)

  法脈回台六年後,慧深和尚因為母親病情問題,輾轉透過信徒介紹與惠師父結識,從此兩人正式接上多生累劫的甚深法緣,並於甲申年臘八午時(二○○五圍一月十七日)在祖庭中國浙江省普陀山普濟禪寺,依古禮古法,稟明上蒼諸佛共鑑,將毘盧觀音佛祖的法脈迎請來台,自此開啟了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三大宗旨「宣說正法、傳揚古禮、度化蒼生」的千古佳話。

  這樣一個結集諸佛諸天、正法度眾的人天道場,一切都是以諸佛指示及正法宣說為主,與現下慣以宗教師名氣為號召的宗教團體不同,誠如毘盧觀音佛祖所云:「普濟禪寺的一切絕非偶然!」

  記得惠師父在四十九天的關期當中,因每天都有來自不同法界的諸佛菩薩來教導惠師父,有一天是祖庭的毘盧觀音佛祖親自大駕光臨,菩薩對著惠師父說「弟子啊!你可知道十年前為師的以黃錦緞包給你背在身上的是何寶物嗎?」

  惠師父搖頭說不知道,菩薩隨即示現囊中三件寶物說道:「這把『寶劍』賜你在建寺度眾的過程裏,具足降妖伏魔的能力,這面『寶鏡』,助你在建寺的過程裏,徹知眾生的因果業相,如同鏡中現影,這個『寶盒』,賜你具足建寺之一切資糧」。而就惠師父所描述的,定中所見的三件寶物均為黃金所做,上面鑲滿了七珍寶石,真是美不勝收。

  其實心思單純的惠師父,在菩薩賜寶的十年來,從來沒有興起或想過菩薩當初所賜是何物,因為惠師父就是如此一個對任何事都不太有好奇心的修行人,也或許如此,她的神通定力才能無限無垠的。而當菩薩說完三件寶物的殊勝,正要打開寶盒的當下,惠師父本以為那寶盒是裝著什麼稀奇的珍寶,因菩薩說它是建寺的資糧,沒想到打開一看,竟現出未來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總本山成為名山古剎後之縮小版,此時毘盧觀音佛祖又說:「弟子啊!若干年後為師必定會在台灣這塊寶地上香火鼎盛,度眾群聚,雖然這一切都已經注定成定局,但過程中,還是需要兩位弟子努力,及所有與為師有緣的僧信二眾弟子共同護持成就,弟子啊!你與慧深,一定要手牽手,心連心,共同完成此一人天大事之任務啊。」

  惠師父不可思議的定境,除了嘆為觀止,也是千古難得,更是現階段普濟禪寺度眾的利器,記得有一回,深和尚與惠師父去泰國知名的金山寺參訪,據傳神通自在總住持帕仰威拉和尚(PHRAYANVILAS  SIRIPUNYO),是個阿羅漢聖者,當時尚未出家的惠師父跟隨慧深和尚一起前往,當住持與大家開示不到一分鐘時(其實住持是隨時入定的),住持卻轉換話題問我們,坐在對面的那個女眾(指未出家前的惠師父),是修什麼法門入道的?惠師父自謙地說:「是修觀音法門!」住持即說:「你就不要回去了!我在泰國的五十間寺廟,可以讓你隨便選一間,以你的修行及定力,足以教授全泰國的八戒女(因泰國比丘尼尚未被教團承認,故尼師多以八戒女自居)」由此大修行人的金口認證,可見惠師父的修行及證量了!

  由於惠師父接引眾生多年,在現今坊間報通、依通、妖通充斥的氛圍下,惠師父是少數依佛陀傳統禪修教法而實修實證的修行人,師父可以在頃刻剎那間,入定觀見求助眾生身體一切的病痛與覺受,甚至可以觀見眾生過去未來的因果業力,每個有緣相應者之公司、家庭的行運能量等,而一般多數通靈者,皆以「見鬼」為主,但惠師父的層次及功力,還能觀見三世諸佛如來的金口妙語及徹見十方淨土的清淨國土,這應是多少修行人夢寐以求的大修行啊!

  但誠如惠師父常告誡大家的話,「神通」絕對不是修行的重點,它只能算是修行的附屬品,唯有「入佛知見」才是重點,「神通」更不是為滿足眾生的好奇,而是為方便救度眾生才有的。

  的確,一般坊間報通或陰陽眼者,或許不是藉由自修而證得,所以他們都不像惠師父的神通自在,一切主權在己,更重要的是對生命現象的正確認知,以及修行見地的具足,所以縱然惠師父可以解決眾生的疑難雜症,亦有電視媒體欲來邀請訪問,但都被惠師父一一婉拒了,因為師父知道,在這人心不古、紛擾不休的娑婆,一旦有了名氣,就很難如實修行與度眾了。

  再加上將毘盧觀音佛祖的法脈東傳,適值啟建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總本山的建寺大業之際,實在分身乏術再接引新進的問事疑難者,好在這些年在台北普濟禪寺,由菩薩所教下一切度眾的妙法,也足以應付現下眾生的種種疑難雜症,就看求助者的信心具不具足了。

  而在民國九十八年三月十五日(農曆二月十九觀音聖誕日)當天,終於了卻了惠師父內心的一件大事,於普濟禪寺正式剃度出家了。因為深知諸佛禮數的惠師父,雖然很早就將菩薩所交付的法脈迎請回台,但一直等到僧眾的慧深和尚出現時,才正式以古禮古法,再次正式迎請法脈回台,因為在惠師父的內心知道「佛法弘揚本在僧」,不可以用在家眾的身份來弘法,這讓人想起最初六祖惠能也在五祖弘忍大師處受法後,以在家眾身份在獵人堆裏韜光養晦十五年,等因緣具足時,才在廣州法性寺的一段「風動幡動」的公案裏揭開了這個受法的秘密。

  而當下講經的印宗法師也為六祖惠能剃髮,並發心「願事為師」,六祖惠能正式成為僧眾後,也才開始他一生的弘法利生事業,而我們敬愛的惠師父也是如此,雖然惠師父神通自在,又受法在先,卻不敢有半點違逆及造次,因為這是諸佛禮數與傳統,否則釋迦牟尼佛也無需出家了,但現今如此的觀念及禮數,又是多麼地式微,大家慣以隨緣無罣礙來衡量一切,或許我們只能感嘆人心不古吧。

  惠師父在普濟禪寺與深和尚同為第一代的開山祖,這樣兩位開山祖與諸佛三合一的絕佳組合,實屬罕見及稀有,惠師父以實修實證體現「密」法的殊勝,而深和尚以度眾說法體現「顯」法的難得,正是「顯重言教、密重實修」、「顯密雙修」的最佳詮釋及組合,也因為如此,兩位開祖常能得到諸佛如來的加持護佑以及開示教導,誠如毘盧觀音佛祖所言:「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的建寺大業乃是諸佛垂慈的人天大事,只要弟子們依止在為師的教導下,在每個當下,做好一切的寺務,那麼建寺的完成,只是水到渠成而已」。

  記得深和尚曾問過惠師父,以你曾經五百世作大修行人的因緣,為何今生會選擇以一個母親的身份來度化眾生呢,惠師父不假思索地說:「人生的一切都是為了「了業」來的,尤其如果我今生沒有經歷母親的角色,又怎麼能夠深切體會菩薩愛護眾生之心,就如同母親愛子女的心一樣呢」。

  是啊,多麼貼切的一句話,或許修行不一定要出家,但是不管你是出家或是在家,都一定要修行,如果你是真心要修行者,不怕修行者,普濟禪寺應該是你最佳的選擇,惠師父也將是你們最好的上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