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和尚簡歷

        慧深和尚自小課業名列前矛,尤其深具藝術天份,曾囊獲國內外繪畫、設計等大獎百餘次,本想至日本東京留學繼續藝術深造,沒想到宿世善根具足,竟在二十三歲時,於佛教寺廟叢林出家修道,迄今已逾二十多年。

  或許是深和尚的天命使然,加上與生俱來的專注力,深和尚初學佛時,即易通曉各類經教、所以佛學素養深厚,至於佛門法務難度甚高的水陸法會,深和尚可以在半個月內學成,舉凡講經說法、梵唄教學、法會主持等,對深和尚而言皆能信手拈來、遊刃有餘。

  民國九十三年時,深和尚的母親因罹患口腔癌末期,雖然法師也曾為母親做了許多水陸法會功德及各類消災免難的祈福,但直到因緣際會時,遇到了當時的黃老師(現在的惠師父),才知道原來母親久病不癒的原因,是身上有位無形的無緣未生子女附著於體內,以致病情每況愈下,至此深和尚瞭解到功德的多寡,遠不及對症下藥的重要性,於是如實地為母親做足了圓滿的法會及燒化的無形功德,癌症末期的母親,竟然奇蹟似的逐日恢復健康。

  由於當時深和尚在大叢林出家多年後,對於經典上所記載的內容與自己周遭環境的體驗無法相互驗證,內心倍感空虛,加上母親患病的因緣,故萌生離開原先常住的念頭,深入經藏的深和尚在多次與黃老師(現在的惠師父)論法詳談後,發現實修實證的黃老師,多年來自證的境界,皆能在經典上一一找到依據與印證,故毅然決然地向常住告假離開,展開人生的另一段修行旅程,同時也思索著未來的何去何從。

  最初慧深和尚原計劃終生前往大陸青海藏區閉關自修,但在踏上旅程之前,先借用黃老師當時個人的普濟道場閉關一段時間,在閉關期間,沒想到毘盧觀音佛祖經常示現,給深和尚種種感應及震撼,令深和尚感動不已。於是出關後,詢問黃老師毘盧觀音佛祖法脈的源流,當下深和尚即放棄前往青海修行的念頭,而發心要把毘盧觀音佛祖的大法迎請回台,於是深和尚及黃老師兩人跪於佛前一起發願,要共同迎請中國浙江省普陀山普濟禪寺毘盧觀音佛祖的法脈,回台成立一個以毘盧觀音佛祖為主事佛的觀音正法道場,並終身致力於「觀音法門」的弘揚。

  雖然法脈順利圓滿的迎請回台,但最初身無分文的慧深和尚,連三餐的溫飽都是一件難事,更遑論建寺度眾的資糧呢?但或許「人有誠心,佛有感應」,深和尚一路來稟持著「憂道不憂貧」的信念,一步一腳印、戰戰兢兢地在自度度人的修道路上努力,也或許「天公疼憨人」,也或許「皇天不負苦心人」,當深和尚興起設立一個弘法道場的念頭時,前前後後從找地、設計、裝潢、籌備等,不到四個月的時間,即在台北市松山區成立最初塔悠路上的開基道場,台北普濟禪寺。

  而在諸佛諸天的神威加持下,白手起家的兩位開山祖,深和尚及惠師父,竟在開基十二年裏,陸續買下了塔悠路的六間房子,達到台北寺廟擴大建寺利生的作用,這也算是台北普濟禪寺的建寺圓滿,誠如十二年前祖庭毘盧觀音佛祖對兩位弟子的金玉良言說道:「弟子啊!既然法脈已經傳來台灣,以為師的層級,絕對不會是目前台北小小的格局啊」。

  的確,如果你來過台北普濟禪寺,你絕對會驚訝,在人口綢密的台北市,又在僅僅三樓的高度,怎麼會有如此風光明媚的美景,所以如同慧深和尚常說的:「有錢就可以蓋寺廟,但有錢不一定可以買到美景啊」!這就完全端賴主事佛的層級與威神之力了,當然這或許也是慧深和尚的福德資糧具足,更是信眾們學習正法的天賜良緣啊!

  如果你有因緣接觸慧深和尚,第一個印象可能會覺得,其實年近半百的深和尚「好年輕」,再來你就會感受到慧深和尚的平易近人及赤子之心,而如果你參加過慧深和尚主持的法會時,您定會覺得深和尚的梵音優美、震懾人心,聽過深和尚開示講演的人,一定會覺得深和尚辯才無礙、佛學深厚,而深和尚有鑒於輿論媒體無遠弗屆的力量,更秉持著弘揚正法的願心,在信眾慇勤的勸請下,於民國九十八年元月,在當時的法界衛星電視台講說《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真諦,及《琉璃世界淨甘露》一整年。

  之後依序結集出版《普門品真諦》、《淨瓶甘露》、《不說你不知道》、《大樂之乘》、《探究生命之光》等書,及《有佛真好》一系列有聲書籍,後續更預計推出經典大作《靈山再現》及《與佛對話》等觀音心藥法集的出版書,這真是有心學佛修行者的一大福音啊!

  除了講經說法、法會主法外,慧深和尚更擅於行政策劃及主持各類講座活動的流程安排,尤其和尚的「詩、書、畫」堪稱一絕,在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總本山所有的對聯詩詞,全部出自慧深和尚的才思,雖不敢比擬曹植的七步成詩,但深和尚的確有異於常人的敏捷及天份。

  記得有次慧深和尚前往大陸廈門弘法,碰巧信徒公司落成,由於負責音響業務,故而取名「鎂塔」,但因拗口難唸,多數前來祝賀者都難以下筆,當下信徒懇請慧深和尚慈悲賜詩題字,不到一分鐘,深和尚即提筆寫下「鎂光聲光似佛光,塔音響音皆梵音」的即興題詞;又同時有護法信徒因新開張一間大型傢俱公司,取名「妙緣傢俱」,深和尚當下題起「妙人妙心盡高妙,緣深緣淺皆善緣」這拍案叫絕的藏頭詩。

  包括目前台北普濟禪寺上百則佛學詩詞的四句偈,都是由慧深和尚多年來佛學素養粹練而成的,如對牌位大小福報功德的差異,深和尚說「牌位猶如登機票,大小艙等看福報,善緣共業同船渡,法會終點一起到」,又對佛教徒臨終如何才能得蒙諸佛的接引,提出「臨終救度重相應,執著分別三毒癮,諸佛法身清淨水,油水不融怎接迎」的看法。

  甚至包括建寺過程,一切大大小小諸佛金身的雕塑及入藏,開光與安座,完全由慧深和尚及愛惠師父親力親為,所以你有緣來到普濟禪寺,看到諸佛菩薩莊嚴雄偉及慈眉善目的歡喜與感動,也都是因為兩位上師的因緣,就說本寺的註冊商標,也都是由慧深和尚一人獨自設計出來的,而我們堅信在這最辛勞的建寺過程,能夠進來的僧信二眾弟子們,多生累劫也都曾是菩薩的座前弟子再來接續前緣的。

 

  而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開基之初,就是在毘盧觀音佛祖及兩位開山祖的引領下,一步一步慢慢地朝建寺完成的道路在邁進,所以菩薩常對大家說:「要以身為普濟禪寺的僧信二眾弟子為榮」,尤其在佛教界的歷史傳承,由兩位男女僧眾一起開山的案例應該沒有,這前無古人的難得,也突顯兩位上師的甚深因緣,以及與諸佛如來不可思議的法緣。

  就說慧深和尚與愛惠師父兩人的法名,不論是直唸「愛惠、慧深」,或是橫唸「愛慧、惠深」這樣的巧合及不可思議,都在在說明此法脈相傳的殊勝及難遭難遇。而當民國八十一年時,惠師父三十八歲開始入世度眾,而當年深和尚二十三歲發心剃度出家。在民國八十八年時,惠師父去祖庭浙江省普陀山領法旨時,深和尚則被原常住派駐出國至泰國作住持,六年後民國九十三年底深和尚決定離開原常住,與惠師父一起至祖庭普陀山去迎法脈,到了民國一百零六年,法脈回台十二年,台北普濟禪寺終於心想事成,達到寺廟擴建圓滿的目的,「十二」在佛教是個小圓滿,但對身無分文、白手起家的兩位開山祖而言,卻是個「大圓滿」。

  慧深和尚除了在台北普濟禪寺的建寺外,更重要的是在苗栗大湖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總本山靈山寶地千年基業的建設,這個更加艱辛困難的使命,真的需要與毘盧觀音佛祖有緣的大家一起來共襄盛舉才能完成的。

  如果你有因緣親近慧深和尚的話,你會發覺在這修行的路上,原來還有人對修行及佛法是如此的執著與認真,對法會及儀禮是這樣地要求及如法,然而深和尚的心思卻又是如此的單純而簡單,因為,如同慧深和尚所說的:「人生不是只是為追求幸福及美滿,而是為『了業』及『圓滿』來的」,或許慧深和尚的今生,也就是來圓滿及度化與他有緣的眾生而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