毘盧觀音佛祖為何要從中國浙江省普陀山千里迢迢來台灣法脈東傳呢?

 一、覺王住世,以法利生:

  諸佛降世,就是為了開示眾生入佛知見、去迷啟悟,同時匡正視聽、度化有緣,但在祖庭或許毘盧觀音佛祖只能普遍加持眾生,以其眾生欲求盡力滿其所願,但卻少有人願意發心依止在觀音法門中去精進修行而成就,甚至也不懂什麼是觀音法門,更重要的是因為千百年來沒人能感受或聽聞到諸佛降世所要傳的心法是什麼,更遑論毘盧觀音佛祖觀音心法之金口流傳於世,尤其包括寺廟僧眾們多數也只是仰仗著諸佛聲名遠播之大功德,盡享一切現有的福田,並以此引領眾生修行,這誠如六祖大師所謂「迷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了。

二、不有因緣,無由垂範:

  若非多數與毘盧觀音佛祖有緣的座前弟子降生或淪墮至台灣,毘盧觀音佛祖也沒有發起法脈東傳來台灣的因緣。但每個人與毘盧觀音佛祖的緣份本來就有深有淺,除非大家真的信受,除非大家真的持之以恆,否則因為我們多生累劫的業垢太深,何時會業障現前,福報將盡,都是未知數,更別想最終要位列淨土,忝入上位,所以不管大家是什麼因緣進來普濟禪寺的,都是一份最好的緣起,而也唯有大家持之以恆地精進修行,才不枉費今生有蒙佛加被的大因緣。

三、建寺福田,修行為要:

  大家縱然適逢千載難逢諸佛降世,啟建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的建寺功德,雖然可以廣植福田或因諸佛垂慈,而感得今生或來生身無病苦、貴人相助的大福報,但在諸佛內心深處,最渴望的還是眾生在每個當下能從心地上去用功,所以未來縱使寺廟建好,諸佛菩薩的目標還是希望在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這塊靈山寶地中高僧輩出、正法宣揚,而非只是營造群生廣植福田、信眾雲擁的現象。否則在祖庭普陀山寺廟早已是門庭若市、朝拜者趨之若鶩的盛況,為何毘盧觀音佛祖還要來台多此一舉呢? 

四、由佛接引,開闢淨土:

  世間無常,生滅變異,在毘盧觀音佛祖的內心,最希望大家藉由信受台北普濟禪寺毘盧觀音佛祖這十二年來架構的一切教法,能夠依法而修行、而消災化劫、而提昇超越,並在今生生前得以藉由每一份的緣起,或許夢境跡象、聽法覺省,為自己或家人作足了一切消災了業的功德,而在生後,也因信受本寺所教的一切佛事功德,最終得以回歸觀音淨土,因為唯有在諸佛開闢的淨土中修行,才是一本萬利的大功德,這也是今生所有深入普濟禪寺僧信二眾弟子最大的福報所在,然而因緣不具足者,或蒙佛救度而錯過者,或是短暫來寺修行者,也將是生生世世最大的遺憾。

五、法脈主權,由佛主導:

  普濟禪寺的殊勝在於「有佛真好」,有佛真好的緣起在於「法脈東傳」,所謂真正的法脈東傳,必須名正言順,我們不是從相上去蓋一間與祖庭一模一樣的寺廟便算法脈傳承,因為《金剛經》有云:「不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又說「見法即見佛」。可見法脈東傳的重點,是由無形的毘盧觀音佛祖來決定的,而不是由有形的信徒或法師的迎請就能成行,這是第一點。

  第二,縱有諸佛的首肯,但沒有經過真正如法、如實、如禮的迎請儀式,甚至沒有經過娑婆主人三界極尊玉皇上帝的允諾,那麼如此的迎請,也不過是個形式化、著其表相的作法而已。

  第三,若要細論,當時唐朝慧鍔法師將五台山顯通寺觀世音菩薩的金身安置在普陀山不肯去觀音院時,這就算是觀音法脈的一個最初緣起,但是畢竟千百年來都沒有人真正以正式的文疏,正式的法脈迎請,而成立一個具足一切「體、相、用」觀音淨土的法脈,所以毘盧觀音佛祖才會在每一個步驟中鉅細靡遺地教導兩位開山弟子,每個該注意的諸佛禮數,也就是希望將這失傳已久的諸佛禮數流傳於世,所以當初毘盧觀音佛祖決定法脈東傳時,同時也觀到現今整個靈界或人類,因為種種不善之念及習氣,已經造就了社會的一切亂象及不穩定,故才以一個名正言順的方式,向三界極尊玉皇上帝請領了冥陽兩利的玉旨,並召示所有一切的生靈,毘盧觀音佛祖法脈正式在台灣這塊寶地落地生根,也因此才有法脈東傳的緣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