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


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

緣起

  台灣台北普濟禪寺多年來,藉由護法信徒不同的祈願,並經觀音佛祖的神威加持,陸續啟建了各種殊勝圓滿的法會。在因緣聚會之下,護法善信自覺五濁惡世的眾生業垢深重,不知何時業力現前,災難臨頭,站在「預防重於治療」的積極立場,祈求普濟禪寺毘盧觀音佛祖大開救苦之法,是為「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之緣起。

  凡參加此法會的護法善信,除於法會中安立個人的消災祿位外,更重要的是寫上一支「某某人於○○年間即將發生障礙災難之法界眾生」的牌位,加上五場不同法會的功德,可謂功德難量。

  由於諸佛的神威,當然知曉我們在當年的何月何日即將發生一些不善的障礙與災難,然而這些不善的業因,皆是過去三業妄習所造,所以當他們即將伺機而動導致我們災難頻仍之前,我們就先未雨綢繆或防患於未然地先行超度及化解,最終由諸佛的慈悲願力,令無形眾生得以蒙佛加被而離苦得樂,既然有可能迫害我們的冤親債主都已經得以超生,人世間的我們才能平安無事,這才是佛教度眾真正講求「冥陽兩利」不可思議的功德所在。

  所以如此殊勝的法會,絕非現下的任何法會所能比擬,請大家把握這個千載一時的因緣。尤其人生在世,不管你有沒有信仰,不管你是不是佛教徒,誰沒有劫數,誰沒有災難,何況「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站在「菩薩畏因」的立場,我們都應該為自己及家人,事先做好息災免難的功德才是。

  人生在世,不管你有沒有信仰,不管你是不是佛教徒、道教徒或基督教徒等等,誰沒有劫數,誰沒有災難,何況「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基於未雨綢繆及防患未然的立場,我們都應該為自己及家人,事先做好息災免難的功德。

  「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為讓信眾能夠如願達到化解當年重大劫難的祈願,普濟禪寺先以傳統古禮齋天法會,祈請三界極尊的恩赦,再以供養法會,增加法會齋主的福澤、接著啟建水懺法會,懺除眾生三毒之罪業、加上藥師寶懺的功德,消弭冥陽兩界的病因、最後以燄口法會,令法界眾生圓滿飽食而各安其位,並賜報名法會之齋主,一張由觀音佛祖當年特別加持的「護佑卡」,讓您隨身攜帶並護佑平安。

第一場:傳統齋天法會

  普濟禪寺謹守古法禮數,雖然我們修行志在脫離三界,然事實上,我們確是身處三界之中,簡單說,我們是在三界極尊釋提桓因(即民間所謂的玉皇上帝)的界域中修行的,怎麼能夠不敬主人,甚至喧賓奪主而失禮呢?


尤其當我們未能到達究竟解脫的境界,尚處三界之中、五行之內的狀態,我們的一切都隸屬玉皇上帝的管轄權限,所以首場齋天法會,我們先供養(齋)玉皇上帝(天),祈請上天慈恩赦罪,是為首要法會的目的。這樣的齋天法會,是一個修行人真正深知諸佛諸天禮數,才會重視的儀軌,絕不是一般人誤以為的道教行為,更非佛教所專有,如果一個真心要修行並且發心冥陽兩利的行者,連基本的人倫禮數都不知悉,那真是件遺憾及可惜之事呢!

第二場:大悲懺獻供法會

  所有的供養,莫過於供養諸佛菩薩的功德最大,尤其本寺是供奉觀音佛祖為主,所以第二場的法會,就以二十四位齋主作代表,以虔誠獻供的方式來供養普濟禪寺的毘盧觀音佛祖,藉由供佛的功德,增加齋主們的福德資糧。

第三場: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痴,從身語意之所生,我今佛前求懺悔」眾生之所以輪墮,皆由三毒熾然所致,所以各各業報形類不同,然世間諸事,不外乎「因果」二字,要解決因果問題,不外乎「懺悔」二字。所以第三場法會,我們就以「慈悲三昧水懺法會」來作修持,水懺法會是唐朝悟達知玄國師,以其自身附著人面瘡如此深重的業障,藉由聖僧迦諾迦尊者的三昧法水之化解,才得免除前世袁盎斬殺晁錯之惡業,悟達國師於是在四川九隴山結舍修行,將自身業障過程,遍尋諸經懺文,撰為上中下三卷儀文,此懺法是除「金山御製梁皇寶懺」以外,流傳最為廣泛,亦極感應之法本。再則,前面的齋 天及供養法會,都是以現世齋主的立場,來做赦罪 及增福的水懺法會,包括藥師寶懺法會、瑜伽燄口法會等,就同時具備了冥陽兩利的作用,因為不只藉由水懺法會可以懺除我們陽世齋主多生累劫的罪垢,更因水懺的功德,能夠讓當年會障礙我們事 業、家庭等等乃至造成重病或意外災難的這些法界眾生,也能夠得蒙諸佛的垂慈,龍天的衛護,懺悔罪障、冤業消除、善根增長、得生善趣。

第四場:慈悲藥師寶懺法會

  一場法會的圓滿,勢必需要「對症下藥」,我們要知道,尚在冥界漂蕩的法界眾生,不就是執著「身的病痛」或是「心的罣礙」,所謂「身的病痛」,照理說人往生了,沒有肉體,應該是沒有身的病痛才是,但並非絕對,「諸苦莫過於有身,輪迴莫過於執著」,縱使我們沒有了色身,但只要執著我們生前的一切病因,都會造成我們縱使身處無形的各界,上至天界下至冥界,都一樣有身的病痛;至於「心的罣礙」,那就更多了,只要我們執著於生命現象當中的某一點,不管這是善緣或惡緣,只要一執取或放不下,都會形成我們心的種種罣礙,除非我們是證得無生的大修行人,才能遇「業」現前,而不生「障」礙,但這絕非是一般人所能做得到的。

  既然我們都有「身的病痛」及「心的罣礙」,而造成我們現今人道時的種種病痛,以及身處冥界時的種種障礙,所以這時「對症下藥」就很重要,而藥師佛本來就是以消災延壽而立名的,所以第四天的法會,我們希望藉由藥師佛及藥師寶懺的功德,令法會齋主及受薦眾生,得以病痛消除,身心安樂,才能圓滿領受最後一天瑜伽燄口施食法會的所有功德。

第五場:瑜伽燄口施食法會

  前面藉由齋天法會的赦罪、供養法會的增福、水懺法會的悔過以及藥師法會的病除等功德,最後再依瑜伽燄口法會來為受薦眾生作個圓滿的超度。

  「瑜伽燄口施食法會」的殊勝,是僅次於水陸法會,所體現超度功德中最深最廣的法會,所謂的「瑜伽」是梵語,漢譯為「相應」,意指在這場法會中,藉由金剛上師手結印(身)、口誦偈、心作觀,達到身口意三業清淨,與法相應
的境界;而「燄口」指的是身醜、口燄、喉細,腹大之餓鬼;「施食」是藉由法會供品的財食布施,主法和尚觀想變食的法施,以及諸佛如來慈悲神咒的加持,進而達到三根普被的財法二施功德,這也是燄口法本所云的:「令餓鬼以充資,施甘露之法食,加持必專於神咒,嚴衛須假於壇儀」的涵義。「瑜伽燄口施食法會」簡稱「燄口法會」或「放燄口」,最初的緣由,還是觀世音菩薩悲憫幽冥眾生的痛苦,而示現面然大士(或說焦面大士乃至燄口鬼)而發起這貫穿古今殊勝難得的「燄口 法會」。這段故事的開端,是遠在兩千五百年前的印度,當時釋迦牟尼佛的侍者阿難尊者在森林習定,入夜之際,忽見鬼王現身,此鬼頂髮如烟燒,張口現火燄,體形極醜惡,動身如破車聲, 咽喉似針鋒細,腹大饑火然,阿難見其怪異,問 是何名?由觀音示現的鬼王便言:「面然是也」。

  而且面然大士更對阿難說,其實你三天之內,也將墮入像我一樣的餓鬼道,此時阿難驚恐莫明,於是回到精舍,向釋尊說明遇到鬼王面然的經過,並祈請釋尊大開救度冥界受苦眾生之妙法,於是釋尊廣開法筵,教令施食方便,為了利益更多更廣更深的受苦眾生,乃至救度陽界的人類,使他們得以延年益壽,真正達到「冥陽兩利」與「對症下藥」的作用,是為瑜伽燄口法會的最初緣起。

  由於齋主們的發心,而有幸參加 這殊勝法會的冥界眾生,藉由這五場圓滿法會的超度功德及佛法的洗禮下,讓他們都可以放下 執著,得生善趣,相對地,當這些法界眾生,得到了超昇,那麼自然而然,人世間的我們,也就平安無事了,這也是「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的最終目的及訴求。

蒙佛救度之實際案例:

  其實早在首次啟建的「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後,即陸續有齋主得到感應及見證,例如一位陳小姐,在法會後不久前往日本東京旅遊,而某天行程由東北一路而行,就在遊覽車快到明治神宮外圍時,突然發生驚心動魄的日本311大地震,車子剎那產生劇烈搖晃,司機趕忙把遊覽車靠邊停放,沒過多久,又是一陣強震,讓所有站在明治神宮廣場的旅客都東倒西歪。

  大家隨後飛奔到機場,希望能有班機回台,但此時機場已經人滿為患,而且所有班機停飛,無奈之下只好再回飯店,但這晚真是煎熬,因大家不知飯店何時會倒塌,這時陳小姐及母親只能一心祈請觀音佛祖加持,沒想到隔天帶團的領隊,竟能安排到機位,讓母女倆先行回台,也免除多待一天,就多一層輻射感染的機會,而且並非所有的旅客都有如此的福報,所以這算是參加法會後,一個化險為夷的實例。

  而其中最神奇的,莫過於本寺住持慧深和尚的現身說法,由於深和尚向來都是帶頭報名參加法會,而在法會後,也就是當年六月十一日,深和尚在苗栗總本山竟發生九死一生的大車禍,當時由深和尚親自駕駛的九人座車,竟突然打滑,衝入陡峭的斜坡下,由於箱型車撞上石頭,導致座車翻滾了兩圈半,車頭全毀,但深和尚最後幾乎毫髮無傷,而且離車禍現場十公尺處,即是深約三百多公尺的懸崖,這真要感謝毘盧觀音佛祖的神威救度,才以重業輕受化除深和尚的生死大劫,而另一方面,不也顯示出以化解當年劫數為宗旨的「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之殊勝功德嗎!

  或許大家會覺得,出家人肯定是龍天護衛,當然不會有事,其實不然,多少佛教開山住持或法師,因逢九橫災殃而壯志未籌的案例不勝枚舉啊!所以不管出家在家,我們都應心生未雨綢繆之念,所謂「不是不報,時機未到」,這樣以化劫性質為主的法會,又是台灣佛教界甚少舉辦的,如果說「千金難買早知道」,那麼這樣法會的功德,真是可以達到「薄銀卻能災障消」的作用啊。

  這些年來因參加「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後,而得到諸佛菩薩救度感應或親身見證者不勝枚舉,例如,有位師姐為自己及家人報名了法會,那年正好是母親的太歲年,母親雖有護佑卡,但多數放在家中佛堂,法會結束後過一個多月,有天母親騎腳踏車出門,碰到一段崎嶇不平的路,於是母親便下車牽車,突然一旁施工中的大樓,竟從高樓掉下一根鋼筋,剛好插在腳踏車的前輪上!女兒形容:「當時若沒下車或只要再往前走一步,母親就變成人肉串燒了!」巧合的是,那天母親竟然剛好帶著觀音息災的護佑卡在身,實在是毘盧觀音佛祖保佑。

  再則這位師姐因在醫院服務,所以每年都固定報名觀音息災法會,當年年初的一個雨天,師姐身穿雨衣騎機車到醫院上班,到醫院停車場入口時開啟「柵門」,但騎車經過時柵門卻突然降了下來,硬生生打在這位師姐的牙齒上,於是師姐連人帶車摔倒在地,一旁分隔車道的塑膠圓柱也被機車撞壞,過一會兒師姐自己站起來,僅有牙齒疼痛,其他全身幾乎沒有受傷,師姐回想:「如果『柵門』是打在頭上,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還有就是本寺開山住持上慧下深和尚,曾於2013.6.10開著小桿馬車載當家惠師父、法勤師、恩媽、麗莎等共五人一起下山,由於當日天雨路滑,車子不慎撞到(下圖左邊山壁,如紅線所示)而直接衝下二十米深的竹林中,此時「有佛真好」在這危難之際,因為開山祖師們身負著毘盧觀音佛祖法脈東傳的建寺大業,所以隨時龍天護衛之外,最重要的是,因為開山祖師上慧下深和尚及上愛下惠法師等平時都累積了具足的資糧,故碰到災難的剎那,才有功德力去化解,所以雖然車毀,但車上五人卻毫髮未傷。

  這不就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的道理嗎?如若我們平時不懂得針對過去的業因對症下藥,那是否在持續布施植福的過程下,只是呼應了六祖惠能所云:「擬將修福欲滅罪,後世得福罪還在」的修行盲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