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含冤而亡,但我兒子是無辜的

 你含冤而亡,但我兒子是無辜的

  這是發生在民國九十八年七月二十八日,當天在大湖問事時有一位退休的檢查官姓孫,來問他兒子的事,當時他的兒子已經三十一歲了,但是每天都關在房間裡面也不跟家人互動,只有吃飯的時候才出來,說到這裡孫師兄非常的感嘆,他自己本身是一個很優秀的人,沒想到自己的兒子已經三十一歲了竟然都不願意去工作,每天就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打電腦、玩電動。

  在這段日子裡只要有人跟孫師兄說那裡有在幫人家處理這種事很有效他就去問,處理的人也教孫師兄很多的方法但是他兒子的狀況都未見改善,於是在這樣輾轉的過程當中來到了「普濟禪寺」請示 惠師父為何他兒子會有這樣的狀況,於是 惠師父幫孫師兄觀了一下他兒子的狀況,發現他兒子身上附著了一位大約三十幾歲的男眾而且滿身滿臉都是血,當 惠師父這樣說時,孫師兄回想過去的一段往事就告訴 惠師父整個事情的原委,孫師兄說在他兒子去當兵前他處理了一件車禍身亡的案件,因為當時這場車禍所有的證據與種種的跡象都顯示出這是一樁因車禍事故造成身亡的案件,但是當孫師兄在定案之後,這位因車禍身亡的亡者竟然附著在他自己兄弟的身上告訴當時的孫檢察官說希望他可以重新再判,因為他並非單純的因車禍而往生的,而是有人害他才死亡的,當時孫檢察官也再重新審視過這些資料、證據與目擊者但都無法翻案,只好仍然判定為車禍身亡,就這樣亡者覺得自己的冤情無處可申,於是亡者非常的生氣就告訴這位孫檢察官說:「你人在官職我奈你莫何,但是我一定會找你的兒子算帳」,當時孫師兄並沒有很在意這件事情,因為不能因為亡者附著在自己兄弟身上來說這些話就可以推翻所有的證據的,就這樣過了幾年之後他兒子就去當兵了,也在這當兵的過程中兒子開始慢慢的顯現出一些不正常,等到退伍以後就整個人關在房間裡,沒辦法去找任何的工作也無法與家人互動,就這樣經過了八~九年的光景,來到「普濟禪寺」問兒子變得不正常的真正原因。

  於是 惠師父就教孫師兄能與附著眾生化解的方法, 惠師父告訴孫師兄不管附著的眾生與我們是什麼樣的冤業,我們還是要以一顆最慈悲、柔軟的心來超荐附著於兒子身上的眾生,幫亡者作功德回向給他、超荐他,讓附著的眾生能夠領受到這些功德後離苦得樂,有機會能夠再去投胎轉世,但是這位孫師兄當時面有難色,因為「普濟禪寺」教大家的方法就是先在佛前點燈祈求菩薩作主藉由這樣誦經、燒化的功德能夠與附著於兒子身上的眾生早日化解冤業,所以一定要誦經回向給附著的眾生並且燒化元寶、蓮花、龍船財法二施的利益給附著兒子身上的眾生,希望藉由這些種種的功德能夠離開早日投胎轉世,但是孫師兄表示他對這樣的方法是非常存疑的,曾經他去過一些宮廟問過,也是要他誦經,甚至要他在很短的時間內誦完一百多部的地藏經,但還是沒有效果,所以他實在不敢相信光是靠誦經、燒化就可以解決他兒子的問題,所以在當時 惠師父就跟孫師兄說,既然你都已經試過這麼多次了,而且你今天來到這個地方想必是跟「普濟禪寺」跟「毘盧觀音佛祖」有緣,所以何妨再信我一次你就做做看,孫師兄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態,但是為了救他的兒子他也就照著 惠師父給他的建議和一切方法如實的去做。

  結果不可思議的是竟然在孫師兄做三次的誦經燒化之後,他兒子慢慢的恢復了正常,而孫師兄在兒子恢復正常後也一直有在參加「普濟禪寺」農曆七月份的超荐法會,就這樣孫師兄的兒子和家人的互動也都很好,所以孫師兄也感到非常的欣慰。